“吃鸡”在中国的首次官方赛事落幕,但PUBG面临的新挑战可不少

2018-06-07 电竞金承舟

对PUBG来说,新挑战并非限于以往讨论的赛制、转播,而也包括了赛事上下游多个链条的多方协调和整合。


“吃鸡”在中国的首次官方赛事落幕,但PUBG面临的新挑战可不少


虽然《绝地求生·大逃杀》的国服迟迟未能上线,不过其官方在中国办的第一届赛事已经落幕了。

 

6月3日,在PUBG公司中国邀请赛(PCPI)上,韦神领衔的4AM战队最后一局比赛中连续拿下15个人头,从而积分反超17战队夺得TPP模式冠军。他们将和前天在FPP模式下获胜的OMG战队一起,获得前往德国参加全球总决赛的门票。


所谓FPP模式,即第一人称视角,而TPP模式则是第三人称视角。对于职业选手来说,这两种视角的不同也会直接影响他们在赛事中的表现。

 

这是《绝地求生·大逃杀》的出品方PUBG Corporation首次在中国尝试举办线下赛事。这家成立于2009年的韩国公司,原先叫作蓝洞(Bluehole Ginno Games),2017年推出《绝地求生》这款全球火爆的游戏后(外界俗称“吃鸡”),将公司名做了更改,开始在全平台推广,包括试水赛事。4月24日,他们宣布将举行PUBG全球邀请赛(PUBG Global Invitational,简称PGI),这也是PUBG官方推出的首个大型赛事。


根据PUBG的计划,PGI将在今年7月25-29日在德国柏林举行。在此之前,他们将会在全球各地举办预选赛,最终选拔出20支队伍参赛,获胜者将获得200万美元的赛事奖金。


此后,PUBG官方也陆续公布了各地区选拔赛的安排。在欧洲,最大也是最老牌的电竞联盟ESL成为了他们的合作方,承办欧洲区预选赛。而在独联体赛区和港澳台赛区,他们的合作方也都是当地市场份额较大的Starlader公司和4Gamers公司。


而他们找到的中国赛事合作方是VSPN,后者承办过国内包括LPL、KPL在内的多项电竞赛事。在外界看来,这两家携手顺理成章。蓝洞需要一个在中国电竞圈熟门熟路的合作方,而VSPN需要举办更多出彩的电竞赛事。以承办KPL而成名业内的后者,近年来也开始承办更多电竞赛事,诸如BPL、CFPL等。


自去年下半年起,这款游戏开始在全球范围内爆火起,此前外界就普遍猜测,PUBG公司迟早开始效仿Riot拳头,启动电竞赛事运营。

 

在这场官方赛事之前,其实在中国已有不少大型的吃鸡赛事举办,诸如虎牙天命杯、全民吃鸡贺岁杯、LKP鸡皇锦标赛等赛事。它们背后大多是直播平台或者第三方赛事公司,意图在这个游戏火热的时候通过赛事来分一杯羹。

 

从结果上看,这类赛事对PUBG公司来说,至少产生了两方面的影响。一方面,他们培育了市场,吸引了国内大大小小各俱乐部分别开始布局《绝地求生》分部并参赛,自下而上构建了一个初步的赛事体系;另一方面,对于《绝地求生》这个需要数十名选手参与的游戏来说,如何确立积分规则、确定转播机位并让所有选手在同一个舞台上比赛,尚没有一套被大众所认可的标准。这些赛事的举办,可是说先帮官方探路和积累经验。

 

如今,伴随着赛事的积分体系、转播机位已经基本确立,而国内俱乐部的《绝地求生》分部也开始逐渐运转起来后,也是时候开始尝试官方赛事了。


有意思的是,PUBG虽然在全球各个地区开展了选拔赛,但是选拔方式却各不相同。在欧洲、北美、独联体赛区,他们采用的是海选+资格赛选拔的形式。凡是符合官方要求的战队,都可以报名参赛,之后再层层选拔。在欧洲赛区,共有1280支战队报名参加了第一阶段的比赛。


而在中国和港澳台赛区,官方采取的则是邀请赛制。根据PUBG官方的说法,他们将邀请PUBG官方认证的职业战队参赛。而在中国赛区,他们会“综合2018年PUBG官方授权的7个线上平台赛事比赛成绩”选拔出40个战队。

 

此次PCPI的举办地在上海的VSPN电竞中心。过去这里常常是KPL的赛场,2017年的KPL秋季赛就在这里举行。而今年当KPL把上海的赛场搬到了新静安亚美游中心后,这里没有了长期办赛的任务。VSPN方面会借这里承办一些其他赛事,之前的龙珠鸡皇锦标赛就在这里举办。

 

从VSPN官方公布的照片来看,如今的舞台区域看上去至少是原来的三倍——毕竟原本只需坐十名选手的舞台,如今要容纳80名选手。每个战队被划分了自己的座席,彼此之间相隔并不远。原先KPL常规赛设置的观众席也被撤去。


“吃鸡”在中国的首次官方赛事落幕,但PUBG面临的新挑战可不少

▲从现场图可以看出,吃鸡赛事的舞台大小约为MOBA赛事的三倍

 

根据懒熊亚美游了解到的信息,由于吃鸡国服尚未上线,为了保证赛事的网络正常,场馆内数据网络信号被屏蔽,同时也避免观众影响选手作战,因此没有邀请观众入场。

 

从观赏性上来说,各个战队的实力不俗,比赛也时常有精彩画面诞生。不过由于游戏中战斗太过密集,转播仍然免不了会错过一些关键镜头。一位参与了赛事报道的游戏媒体同仁告诉懒熊亚美游,这在吃鸡赛事中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要预测哪里会有战斗爆发,对导播的要求实在过高。

 

根据VSPN官方公布的信息,此番转播他们构建了150人的工作团队,配备了14个机位、80路摄像头、9个OB,这在以往的顶级电竞赛事中是很少见的。


根据小葫芦日报所提供的数据,在6月3日PCPI赛事的最后一天中,其斗鱼、虎牙两平台的官方直播间的热度虽然各自不及《英雄联盟》的德玛西亚杯,但相加后还是位列第一的。


“吃鸡”在中国的首次官方赛事落幕,但PUBG面临的新挑战可不少

 

赛事本身整体符合了PUBG官方所期望的方向,不过初涉电竞赛事的PUBG需要尽快完善比赛机制。在开赛前,就有WE、AST等几家没有收到官方邀请的电竞俱乐部在微博上质疑官方的邀请标准。对PUBG来说,新挑战并非限于以往讨论的赛制、转播,而也包括了赛事上下游多个链条的多方协调和整合。

 

PUBG官方目前对赛事的寄望和投入,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在海外目前吃鸡游戏的玩家数量出现了下滑趋势。

 

一份来自Steamcharts的统计显示,2018年1月,《绝地求生》平均每日的玩家数超158万,这也是他们的峰值。而从2月起,每月开始出现下滑,从4月到5月,甚至下滑了20个百分点,如今平均每日的玩家数只有83万多。


“吃鸡”在中国的首次官方赛事落幕,但PUBG面临的新挑战可不少

▲PUBG游戏每日玩家数下滑明显

 

而在中国,尽管腾讯早在去年11月就已经正式宣布代理《绝地求生》,但却至今还未能过审。这款游戏的暴力因素,是外界认为其不能过审的主要原因。通过赛事切入中国市场也是目前能做的为数不多的举措。

 

另外外部的有力竞争者也已经出现,由美国Epic Games开发的《堡垒之夜》是其中呼声目前最高的。根据Epic Games在今年1月公布的数据,后者的玩家数量已经突破了4500万。这款游戏自去年9月加入了免费的大逃杀模式后,玩家人数迎来了快速增长,短短一个月就翻了一倍。

 

PUBG官方也感受到压力。就在5月,PUBG官方正式在首尔中央地区法院起诉Epic Games,称《堡垒之夜》存在抄袭《绝地求生》的嫌疑。当时正逢《堡垒之夜》打算进军韩国市场。

 

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游戏玩家曾经向懒熊亚美游表示,他并不看好《绝地求生》这款游戏的生命周期,原因是其较为局限的可变性:“MOBA类游戏之所以会生命周期长,是因为官方可以推出新英雄来改变游戏环境,而这点目前《绝地求生》很难效仿。”

 

PUBG官方需要快速应对游戏生命周期的问题。


延展阅读:


腾讯与PUBG公司达成战略合作,获得《绝地求生》国服代理权


首届《绝地求生》中国邀请赛落幕,PUBG开始试水赛事市场


声明:本文由懒熊亚美游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吃鸡”在中国的首次官方赛事落幕,但PUBG面临的新挑战可不少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